快赢注册开户-“无美国版TPP”生效 这朵羞答答的玫瑰能走多远
来源: 匿名 2020-01-11 17:32:18 热度:686
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。11个国家参加了CPTPP,成为初始的会员国。CPTPP是美国于2017年1月退出TPP以后的执念。这个简约版主要由日本继承,所以,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实际上是CPTPP的核心国家。CPTPP这朵目前不起眼的玫瑰,毫无疑问是带刺的。按照TPP的要求,成员国应该在劳工和环境保护标准上取上限。按照TPP拟定的清教徒式的规矩,只有原材料和原产地来自成员国的商品,才能享受TPP的免关税

快赢注册开户-“无美国版TPP”生效 这朵羞答答的玫瑰能走多远

快赢注册开户,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。

2018年12月30日,新版的TPP(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)正式生效了。

这个新版TPP有个比TPP更闪亮的名字,叫“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”,所以比TPP多了两个字母,叫CPTPP。

11个国家参加了CPTPP,成为初始的会员国。他们包括:日本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越南、文莱、墨西哥、智利和秘鲁。这11个国家覆盖了近5亿人口,大约占全球总GDP的13%。

CPTPP是美国于2017年1月退出TPP以后的执念。这是一个简约版的TPP。这个简约版主要由日本继承,所以,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实际上是CPTPP的核心国家。

除了日本敏感的5项农产品,其他95%的关税,日本都不要了。但或许是因为没有第一、二大经济体的参与,所以,日本这个大手笔显得极其低调。

那么,这个静悄悄开放的CPTPP,能走多远?

  一、CPTPP的追求:是蜜糖也是砒霜

CPTPP涵盖了11个相当活跃的经济体,另外,有脱欧打算的英国也对CPTPP表达了兴趣。因此,从气势上看,CPTPP绝对是不容忽视的存在。

我们可以拿以东盟十国为轴的RCEP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)对比一下。

东盟十国人口约6.4亿,IMF在《世界经济展望》中预计,2018年东盟的GDP为2.896万亿美元,大约相当于英国的GDP,但比日本少2万亿以上,与全年GDP超过20万亿美元的美国和超过13万亿美元的中国相比较,那就不用比了。

CPTPP因为多了个GDP超过5万亿美元的日本、1.73万亿美元的加拿大,总体经济规模就相当可观。

如果GDP达到2.81万亿美元的英国未来加入,CPTPP就将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由贸易圈。仅此三国,在全球经济体中,规模就可居第三。

但即使如此,也是“一般一般,全村第三”--

没有美中这两个加起来人口超过17亿、经济总量超过33万亿美元的庞然大物参与,CPTPP人口覆盖面再广,经济总量再多,充其量也就是个B角。

所以,应该特别体谅为什么CPTPP是“静悄悄地开”。因为美中的缺席,CPTPP在体量和重要性上,比不上美墨加新贸易协议,比不上可能于今年生效的东盟十国+6的RCEP,甚至比不上有美中参与的1+1贸易谈判。

体量大一级压死人啊。这就是现状。

因而,我们可以理解,为什么中国对来势汹汹的TPP十分淡定,对CPTPP这朵静悄悄地开的玫瑰更淡定。

更何况,CPTPP的11个初始成员国,也不是孤岛。这些国家也加入到了APEC等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中。彼之蜜糖此或也不是砒霜,即使CPTPP成了砒霜,也不影响嘴里咂摸甜味。

再何况,还有1+1、BIT(投资协定)可以缓冲。即使CPTPP不灵了,也有后悔药。这就是CPTPP现在的追求--源于清醒认知,所以不想“独秀”。

  二、简约版TPP也是带刺的玫瑰

基于对CPTPP这个简约版TPP有比较清醒的认识,所以主导者日本没拿这个太说事。

日本欢迎美国重新回到CPTPP的框架内,把它重新变成TPP。日本甚至对中国也表示了开放之意。毕竟,没有第一、二大经济体参与,店名起得再好,也只能卖烧饼。

但不能因此小瞧了CPTPP。别忘了,TPP最初叫“P3”,是由新加坡、新西兰和智利组成,其目标是方便货物通关,如果运行得好再推动投资便利化。

自美国加入成为主导者后,才将P3扩大为TPP,为这一平台植入“价值观规则”。

特朗普政府虽然在两党共识支持下先是否决了22项TPP的规则,然后干脆退出了TPP,但留下了一个活口,就是在可能的情况下重返TPP。

鉴于TPP和CPTPP特别对自由贸易规则感兴趣,很难说,CPTPP的发展,未来不会走向重订全球自由贸易规则的那一步,成为抢夺自由贸易话语权的平台。

CPTPP这朵目前不起眼的玫瑰,毫无疑问是带刺的。

三、可能藏点价值也可能是块顽石

目前的情况是,CPTPP虽然刺儿不少,但是自己成长的土壤还得改良,刺儿还顾不上蛰人。

CPTPP的贸易规则基本沿用的是美国不承认的那22项规则以外的规则。这是为了方便美国回心转意。

在美国舆论质疑的规则中,最重要的是劳工和环境保护规则以及原产地规则。按照TPP的要求,成员国应该在劳工和环境保护标准上取上限。

美国退出TPP前,上限就是美国的标准。但问题是,不遵守这个标准又能怎么样?谁来核查?是否侵犯成员国主权?

在这方面,质疑的代表人物是最近占据新闻眼的民主党左派女议员沃伦。

她刚刚成为第一个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人。而特朗普讽刺了沃伦大约二十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,把沃伦比喻为动画电影《风中奇缘》中印第安公主“宝嘉康蒂”。

另外一个问题是原产地规则。按照TPP拟定的清教徒式的规矩,只有原材料和原产地来自成员国的商品,才能享受TPP的免关税待遇。

但在今天世界经济体系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”的情况下,主件可能是原产地的,配件可能不是;原材料可能是外来的,但成品可能是原产地的。这是一本算不清的账。

按照TPP的规则,这事如同洗了八遍澡的澡盆,越搅越浑,不可能实施。

CPTPP虽然细则没出来,但可以预料,其规则制定大致会延续TPP的套路。这就容易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最终搞得自己风中凌乱。只能成为一个在11国行之有效的关税优惠协定。

所以,CPTPP这朵羞答答开放的玫瑰,目前是走不远的。除非有人拿它当宝,改造一番。就像赌石的那块石头,它也可能就是顽石,也可能藏点什么价值。

但现在不必考虑太多。今年元旦,中美两国舆论表现各自不同,但都有一个声音比较叫得响,就是“做好自己的事”。

做好自己的事,其他是不是妖蛾子,都无所谓。

□ 徐立凡(专栏作家)